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自身建设 >文章页

在脱贫攻坚中历练成长

http://www.gxrd.gov.cn    2017年07月10日 17:24    点击:0     来源:广西人大网

  我2015年7月刚来自治区人大机关没多久就被组织派往德保县东凌镇多柏村任贫困村第一书记。感谢办公厅领导给我们这个难得的机会来和大家一起分享我在扶贫工作中的几个小故事。

  第一:助学的故事
  多柏村有21个自然屯,各屯分布分散,有个屯叫灯大屯,走路到村部要两个小时。屯中有一户户主叫农金粉(女),家里有六口人。两个老人,夫妻两和两个孩子(一个上初中一个不到一岁)。2015年精准识别的时候不是贫困户。去年5月份,我去那个屯入户调查。准备走的时候,一个年轻妇女拉住我,说:书记,我家困难啊,请你一定帮帮我,你一定要去我家看看。说着说着就流眼泪了。我就赶紧跟着去她家。到了她住的地方,发现这是一栋两间开的平房,大厅分成了两边,好像是两家人住的地方。我一进门,屋里坐着一个老奶奶抱着一个婴儿,一听她媳妇说我是第一书记,眼泪稀里哗啦就出来了,然后拉着我的手边哭边说了好大一通。我一点没听懂她说的是什么,经她媳妇(那个年轻妇女)转述,我才大概知道了老人家的伤心处。原来,这家人在去年春节前,农金粉丈夫接到一个诈骗电话,说是可以对刚出生的二胎婴儿(那会农金粉刚生下二胎)补助6000元。在对方的诱惑下,老实巴交的丈夫把存有14万元的银行卡拿出来办理“有关手续”,结果14万元就被一卷而空。14万是这一家人这些年攒的全部积蓄,本来是用来建新房的。他们住的旁边还有一个木质结构的危房。那就是她家原来住的地方。现如今寄住在农金粉丈夫的堂弟家,且其堂弟媳妇还表示过完年就要他们搬出去。一家人所有积蓄被骗个精光,寄人篱下,孩子上学,婴儿哺育,老人生病等等,一下就把一个非贫困户彻底变成了赤贫户。我当时心里好难受,当场就给他们承诺解决小孩上学的学费生活费,帮他们申请低保,争取危房改造指标。首先我通过清华大学广西校友会做的一个教育资助公益项目,帮她家读初中的孩子争取到了每个学期2000元的资助款。也借着镇里搞低保整改会的机会帮她家申请到了二类低保户,同时跟村支书协商决定等今年的危房改造指标下来后优先给她家一个指标。第二个月,我再去她家把2000元资助款交给了农金粉,她也知道了她家评上了低保户。那次她父亲在家,知道我要来早早在半路上接我,一直拉着我到他家,说一定要吃点饭,喝两碗酒。因为那次是下午去的,到他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如果再吃饭可能就不好回去了。我就谢绝老人的好意,说下次吧。他拉着我死活不让走,把我的手都拉红了。我拗不过他。老人很开心,杀鸡杀鸭地招待,把屯里好几个老人都叫来了,包括屯长。喝到第四碗米酒时我提出一定要回家了,已经五点半了一定要回去了。他又不让我走,晕乎乎地把我拉到一个房间,跟我说:书记,这是我家阿晚(读初中的女学生)跟她妈妈睡的房间(她爸出去打工了),今晚你就睡这,不走了。我一看傻眼了,虽然房间还是有些凌乱,但比他们自己平时住的好多了,显然是提前准备好的。我问他,那孩子妈妈住哪,你们住哪?他说,孩子妈妈和婴儿住另一间,我和老伴去我侄子那边住。听他说完,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满足很感动。助学的事情我做下去可能没多大困难,但对他家而言,自遭难后别人及时帮一点或许真的是大比天恩。感动归感动,但我还是不能在他家住。一来因为给他家造成了极大不便。二来我也要赶着回镇里准备明天开会。三来让女朋友放心。因为屯里没有信号,晚上跟女朋友不能打电话,平时她就经常调侃我说今晚又去找哪个村姑啦?这要是被她知道了我睡在女学生床上,那还得了?在我再三谢绝下,我才脱身赶夜路回镇上。

  第二:修路的故事
  多柏村有两个紧挨在一起的屯。一个在山内,四面环山,叫德位屯。一个在山外,叫多暖屯。山外的多暖屯在2014年就修通了路。但是德位屯路一直不通,全是羊肠小道走进去,生产生活极其不便。2015年初德位屯和多暖屯商量好,从多暖屯前面的一座山(属于多暖屯所有)半山腰劈开一条路打通进德位屯。多暖屯刚开始同意修,但在开路过程中,因为山体爆破导致大量石头滚下山压坏了山脚下属于多暖屯的树和土地。多暖屯要求赔偿,并反对继续修路。2016年初,我和村支书就去找多暖屯协商,反对最强烈的屯长及其女儿(在县里上班)就提出要德位屯赔偿20万元才有得商量。我和村支书反复做工作无果。后来德位屯部分村民激动地到县里上访,惊动了县领导。县里责成镇里处理好,同时县政法委也派人下来勘察调解过,最后都以调解失败告终。2016年11月,我收到消息说德位屯部分村民毁断了多暖屯的屯级路,导致多暖屯车辆无法进出,而多暖屯屯长家恰好有个砖厂。我和支书得知情况后,意识到这可能是个解决办法的契机。于是,我找到多暖屯屯长女儿所在单位的领导反映情况,并带着镇干、村两委干部在多暖屯屯长家召开协调调解会。最后在多重压力下,多暖屯提出要求,要德位屯赔偿6000元树木和土地损失费才同意德位屯继续修路,多暖屯被毁坏的路段也修复如初。2017年3月份开始复工,现在正在逐步打通。
  扶贫工作还在路上,扶贫故事每天都在发生。最后我想再说两句心里话:第一句话是下乡扶贫这两年对我的成长历练非常大,相当于再读了一个研究生。第二句话是告诫自己,革命尚未成功,小朱仍需努力!

 

                  (作者:自治区人大教科文卫委办公室副主任科员、

                      自治区人大机关驻德保县东凌镇多柏村第一书记 朱学军)

 

 

编辑:谢欣哲  审核:黄素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