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自身建设 >文章页

移民搬迁的苦与乐

http://www.gxrd.gov.cn    2017年07月10日 17:22    点击:0     来源:广西人大网

  2015年10月我到了德保县东凌镇定坡村,担任为期两年半的第一书记。刚刚到任时,正好碰上全区开展三个月的入户精准识别工作,在走村入户精准识别工作中,我感受最深的是八个字:山高路远、房烂酒多。定坡村位于东凌镇西北部,村部距镇政府所在地1.5公里,有35个屯,大部分都在镇周围的山里,交通极为不便,是典型的“三多三少”村,即山多地少、石多土少、旱多水少。当我第一次跟着镇干、村干到村最远的屯入户,引出了我的第一个小故事:我们早上七点出发,翻过了一座山又越过一个岭,衣服湿了一直没干过,步子一直没停过,最后感觉脚都不听脑袋使唤,只是在机械的移动,当我们到达贫困户时已是下午一点半!我们竟然走了六个半小时的山路,这应该是我这一生中走远路的纪录了!
  第一次到贫困户家时,我震憾了,确切的说是傻眼了,眼前的景象是:人畜同屋!而且房子是多年的木板造的,歪歪斜斜,可以用风雨飘摇来形容。在昏黄的灯光下,走在屋里,木板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感觉随时都有跨蹋的可能,我心里真的发虚,感觉自己成了成了“三临书记”:如临大敌、如临深渊、如临薄冰。当时我就深感郁闷:为什么房子这么烂也不修补或重建呢?后来经过了解,才知道定坡村是瑶族村,瑶族同胞的习惯是:不管房子多烂、只要杯中有酒,家家户除了米缸就是酒缸。
  我们村是县里整体搬迁的村,移民搬迁成功了,我们村也脱贫了,移民搬迁决定我们精准脱贫的成败。在开展移民搬迁过程中,发生了一些有趣的故事,给了我比较大的启示。下面我跟大家说一说两个小故事:
  一是躲猫猫的故事。我们村是整体搬迁村,每户每人补助2.4—3.2万元,计算起来每家可以花点钱甚至不花钱就得到一幢房子。接到搬迁任务后,我以为这可是件利民的好事,不用动员大家都会去做。可是现实却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当我与和村干下屯入户动员时,那些原来电话约好的贫困户,竟然给了我一个闭门羹!找其他的贫困户,又和我玩起了躲猫猫游戏。经过多次入屯,好不容易见了几个贫困户,没有想到他们给了我11个字:不想搬,不愿搬,打死也不搬。态度出奇的一致。前来报名要房的大多都是非贫困户,这让我感受到搬迁工作是多么的不易,这可需要绣花苦功夫。
  二是参观考察的故事。机关领导说:“扶贫先扶智,治穷先治愚。到一些发展得比较好的地方,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先进技术,才能开阔视野,做好移民搬迁工作。”去年8月,我带定坡村的村两委干部和部分贫困户一行13人,到河池市环江县、都安县等地参观考察两地的移民新村,学习他们的移民搬迁经验。在考察的第一站环江县,就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办理好住宿手续,我叫大家先拿东西到房间入住,我迟了几分钟才上楼。当我上去时,见同层的一个贫困户站在门外。进不了门,见我上来,生气地说门锁坏了刷不开门。我过去一看,他拿着门卡对着墙上“请勿打扰”的指示灯上下摆动,我心里感觉好笑,不动声色地接过来卡说去总台换,下去转了一圈,拿原卡上来帮他刷开了门。其实我们的贫困户并不笨,只是没出过门见识少而已。通过这次学习考察,给村两委干部和贫困户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和震憾,取得了事半功倍的效果。经过多方努力,我们村的移民报送工作从少人理睬到涌跃报名。截至2017年3月底,我村有165户、590人签订了搬迁意向书。定坡安置点目前已完成征地77亩,征地费已发放到贫困户手中。定坡瑶族移民搬迁新村的建筑规划设计也已定稿,基础建筑就将开工。我坚信,在不久的将来,定坡瑶族移民新村将成为德保县其中一个旅游爱好者向往之胜地、留连忘返之美地,也必将成为移民们的福地。

 

(作者:自治区人大农委办公室副主任、自治区人大机关驻德保县东凌镇定坡村第一书记 岑兴剑)

 

 

编辑:谢欣哲  审核:黄素梅